中国女孩用坚韧脚尖立足他乡:峰回路转 舞出人生

2017年08月01日09:52  来源:中国侨网
 

刘洋在演出中(新西兰先驱报中文网)

  中国侨网7月31日电 据新西兰先驱报中文网报道,全世界仅有的四大被授予英国皇家特许头衔的芭蕾舞团——新西兰皇家芭蕾舞团、英国皇家芭蕾舞团、英国伯明翰皇家芭蕾舞团以及加拿大温尼伯皇家芭蕾舞团,一直以来凭借高超的艺术水准与精湛的演出技巧博得无数观众的掌声、欢呼与赞赏。这一次,走近新西兰国家文化遗产瑰宝——新西兰皇家芭蕾舞团,了解其中两位华人舞蹈家的艺术与生活。

  (一)

  新西兰皇家芭蕾舞团(Royal New Zealand Ballet)现有两名华人舞蹈演员以及一名华裔舞蹈演员。刘洋是其中一。她到新西兰已有8年。

  从中国河南到澳大利亚再到新西兰,从受伤到忍痛几乎放弃事业再到重拾信心,今年32岁的她纵身跃动于世界舞台之上,幕前是鲜花,幕后是荆棘,而伴随她飞旋起舞的,不止有汗水泪水,更有无比的坚韧与衷心的热爱。

  创建于1953年的新西兰皇家芭蕾舞团每年平均观众人数超过10万,仅在新西兰就拥有25万支持者,是新西兰首屈一指的艺术团体,也是世界上最受欢迎的芭蕾舞团之一,在全球享有盛誉。

  刘洋介绍说,舞团同事们工作都非常认真投入,“我们演员每人每周至少训练40个小时,平日训练时段是从早上9点半直到下午6点钟之间,周六训练时段则是上午10点到下午4点之间。除了每天要重复完成的古典芭蕾训练外,在不同舞季到来之时还要进行包括现代芭蕾舞在内等类型舞蹈的学习和排练。”

  舞者们每月约有四五天的休息,他们的日程安排之紧密,在采访过程中记者也有了深切的体会——直接对话采访之后的每一次联络,从刘洋那里得到回复的时间几乎都在寂静深夜,让人觉得心疼和敬佩。

  刘洋出生于中国河南许昌,父亲是画家,母亲从事普通的办公室文职工作。10岁起,她进入北京舞蹈学院,全日制进行芭蕾舞蹈的训练,7年后顺利毕业并加入中央芭蕾舞团。

  应当说,这样的道路本应注定美好辉煌。但伤痛却似乎也是每一位舞蹈者前方道路上的“不定时”炸弹。

  在工作三年多后,怀抱着进一步深造的梦想,2006年,她积极备考,希望报名参加舞蹈专业研究生学习。然而,也就在专业考试的前一天,训练中她因地板太滑而摔倒在地。医生的诊断结果非常严峻:右膝前交叉十字韧带断裂,必须进行手术。

  错过当年报考时机已是必然。但更大的打击是,她可能从此事业无望,需要放弃舞蹈。

  (二)

  前途未卜。下午完成手术,可就在当晚,她开始做膝盖的弯曲动作了,而导血管还插在伤口里——“当时通过关节镜做完手术,之后又有一根管子插进去以便将淤血引导出来。按康复训练的要求,你必须要做45度弯曲动作,因为你是舞蹈演员,要保证手术之后膝盖还能保持原来的灵活度,不然韧带长死在那里了,会根本就动不了。疼,非常疼。我现在想起来都……”,她说:“我觉得自己当时真的好坚强。”

  这一年,刘洋和忧心不已的父母一起进入了人生的低谷期。她能继续在台上飞舞吗,她可以努力站起来考研,将来做一名舞蹈老师吗,又或是她只能彻底转行吗?

  心灰意冷,何去何从?远在澳大利亚的男友劝说她出国养伤散心。

  “当时他让我出去,我其实原本并不愿意,因为20多岁的年龄还想继续发展,也因为在北京生活了多年,我10岁就来到这里,它就像我的第二个家一样。但是,遇到这样的事……”,刘洋决定在澳大利亚只呆两三个月,她倔强地想要养好伤就继续备考,争取下一年的研究生考试资格。虽然没人知道,这是否能够实现。

  然而,生命的峰回路转,似乎也总隐藏在不经意的角落。

  在澳大利亚养伤期间,男友为刘洋联系了南澳艺术学校,这里的老师们给了她很多的鼓励,她也在伤痛大体消除之时便重新开始参加芭蕾舞课,进行体能恢复等训练和学习。

  也就是在这里,完全颠覆了她的认知。

  “原本我已经根本都没有了自信。因为我们舞蹈演员如果不练舞了就会发胖,同时伴随着的,还有各方面能力下降等等很多情况。我的心情非常低落,觉得自己不想跳下去了。但是南澳的老师给我很多鼓励,劝解我说:你还很年轻,条件也好,如果你还想跳,就不要让将来的自己后悔,你应该接着跳下去。”

  这次旅行,给了她很大的信心,所以三个月后她回国与父母商量,之后不久便重回澳大利亚。“那时候伤也养得差不多了,感谢我在中国的医生!”而奇妙的缘分,让她在澳大利亚受到鼓舞并重新旋转起来,“其实我自己也有不甘心——我觉得我还可以,我也还是喜欢跳舞,就是再累再苦,也无法放下舞蹈。”

  当时,她每天在健身房做体能训练,每天上两次两堂不同的芭蕾课。老师鼓励她报考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芭蕾舞团,并且帮助联系和寻找有关信息。

  就在这时,澳大利亚国家芭蕾舞团来到南澳演出天鹅湖。

  受伤的舞者,也犹如悲歌的天鹅,这一次她能够重回舞台吗?

刘洋在演出中(新西兰先驱报中文网)

  (三)

  通过老师的介绍,刘洋得到了与舞团演员们一起上公开课的机会。这相当于一种公开招考的面试,舞团有关负责人可以在现场看到申请人的表现、素质和水准。

  “可是,我的点儿特别背。课上到一半的时候,我的大脚趾受伤了。其实像这样的伤痛,对于我们演员来说是很正常的事情,我心想一定要坚持住,因为很久没有这样练功了,但是脚尖鞋渗出来一大片血,越来越不对劲,脱下鞋一看,整个大脚趾甲盖已经掀翻,血一直不停地流——只能直接去了急诊。”

  跟澳大利亚国家芭蕾舞团的缘分,只能到此结束。直到今天,刘洋仍然觉得非常对不起帮助自己的老师。

  一切重新回到起点。但前方又出现新的曙光。澳大利亚昆士兰芭蕾舞团正在招聘演员。

  一般而言,舞团会有公开的舞蹈课作为招聘考试,报考者们在一个半小时的课堂上展示自己的技巧、基本功等等,供团长和排练老师们观察与了解。

  刘洋前往昆士兰。这一次,她发挥正常,自信满满。

  然而最终她却又发现,舞团所招聘的并非全职演员,而是需要交费进行实习的一种实习人员。

  “当时我们自己在澳大利亚就只定了三个舞团作为目标,第三个就是新西兰皇家芭蕾舞团。我想,如果最后这一场仍不顺利的话,我就再不跳舞了,真的死心了。”

  然而这或许就是缘分的问题了,新西兰成为了她重生的起点。只不过,一切也没有多么顺利:英语难关、气候适应、与男友再次异地……

  “不知你们是否了解惠灵顿风雨交加的天气。2009年9月我来的第一个星期,每天被风吹得站不住。”

  好在刘洋充分地展示自己的专业能力,顺利通过了新西兰芭蕾舞团的公开演员考试,“当团长宣布我正式成为舞团一员时,激动的心情无以言表!”

  也就在她考团的同时,舞团正在跟踪拍摄后来红遍整个新西兰、收视率第一的纪录片《芭蕾舞演员的真实生活》(《Secret life ofdancers》,她幸运地成为这部纪录片的主角之一,从而为广大的新西兰人所认识。

  在长达数月乃至经年的跟拍过程中,一个新人如何参加招聘考试、如何成为正式演员、如何融入舞团的集体、如何适应完全陌生的环境、如何一点点学着在异国他乡工作和生活、如何跟团四处旅行到各地演出……这部纪录片旨在记录该芭蕾舞团演员的完整的工作生活历程,当第一季播出后,她一夜之间几乎在新西兰家喻户晓,无论走到超市还是街头,这个中国面孔的芭蕾舞演员常常被人们认出来,大家热情地与她打招呼、关切问询她在舞团的情况。

  (四)

  她之后的人生轨迹,也继续在第二季第三季纪录片的跟拍摄录中被涉及到,包括男友追随她的脚步来到新西兰生活,并为帮助她留下舞蹈岁月的身影而成为舞团的兼职摄影师,以及在舞团同事们的配合下在一次带妆彩拍后登台向她求婚、两人终成眷属建立家庭……“这部片子是众多芭蕾舞者日常训练与工作的真实记录,同时也是我在新西兰工作和生活的整个过程的真实记录,我想,这些在新西兰的美好经历,会使我终生难忘。”

  不过,刘洋说自己从不敢完整看完这部纪录片,尤其是第一季,因为她当时几乎一句英语都不会。还记得她被拍摄的第一天,是参加舞团公开招聘考试。考试结束时,团长向她询问过去是在哪里学习舞蹈的,她完全没有听懂,“报以一个大大的微笑,对团长说:Y-E-S-!”(笑)

  “很多人都问我是怎么克服英语难关的”。舞团大约八成演员来自新西兰澳大利亚两国,其他则来自欧美等世界各地。刘洋说同事们都非常友善和耐心,给予她很多的理解和包容。同时,由于芭蕾术语在全世界共通,例如大蹲、抬腿等等均为法语专业词汇,所以尽管排练中仍有误会或闹笑话,但她终于能够奋力克服各种困难,凭借自身过硬的素质立足于专业领域,并逐渐学习过渡,直到今天可以自如地交流。

  她表示,感谢当年在国内时老师对自己的严格要求,“我们那时练功真是太苦了,比现在的孩子们苦多了,当时年纪小不理解,但现在特别感谢老师,童子功真地太重要了。”并且,现在全世界芭蕾舞界有越来越多的华人艺术家加入,“中国人在哪里都特别努力,工作态度非常认真。”

  时至如今,她仍表示很希望可以专门学习英语课程。不过,因为轮休、还有在南北岛乃至世界到处出差巡演,即使参加夜校或周末班也很难保证课堂出勤。

  毕竟,当观众们上班时,演员们在刻苦训练,当观众们休息时,演员们在为观众们表演。可以说,为人们创造美好体验的艺术家们,在背后付出了很大的努力。

  (五)

  刘洋说:“芭蕾舞演员的生活其实很单调,排练厅、舞台、家,三点一线。但也正是这样单一枯燥的模式,才能造就出在台上轻盈自由、翩翩起舞的我们。演员同事之间的关系就像兄弟姐们,因为芭蕾舞的这份特殊职业,每年一半时间都是在外演出,大家工作时舞蹈时在一起,生活中大部分时间也在一起,互相感情亲密,大家都相处得非常好。”

  刘洋感谢和喜爱新西兰,感谢和喜爱自己的舞团,“这里是除了我土生土长的祖国之外的第二个家。这里的人们朴实而热情,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有灵性,我很幸运能在这个美丽的地方舞蹈。”原以为自己会告别芭蕾舞台,这8年在新西兰皇家芭蕾舞团,刘洋觉得自己很幸运,“这里给了我很多机会,圆了我的梦想,还有我的先生为我而来到这里,有了我们自己的家庭。”

  她曾随团受邀出访世界许多国家和地区,包括欧美各大主要城市的著名剧场,其中特别是2013年的中国之行,舞团在京沪广津苏五市演出古典芭蕾舞剧《吉赛尔》,令她激情难抑。重归北京,她再次亮相于国家大剧院舞台,父母亲人和往日师友都为她鼓掌加油,“对于一名演员来说,台下坐着这么多支持自己的亲友,应该是最最幸福的事情了!”

  刘洋说,每一位离开家乡在海外打拼的人都是不易的,也都是优秀的。在世界上不同国家、不同舞团里,有许多华人舞者登上国际舞台,不仅展现了高水平的艺术表演,更重要的是成为了中外艺术文化交流的使者和推动者。凭借着对舞蹈的一腔热血和认真态度,这些艺术家渐渐成长为受到当地观众认可的华人舞者。我相信华人舞者通过努力,在海外艺术领域的影响力会逐渐增强,中外艺术交流也一定会越来越亲密,华人会在世界舞台发挥出更大的能量!

(责编:盛楚宜、雪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