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尖上的韶华:中国姑娘在新西兰皇家芭蕾舞团

2017年08月31日09:33  来源:中国侨网
 

(新西兰天维网)

中国侨网8月30日电 据新西兰天维网报道,初春季节,一股炙热感正在扑面而来——新西兰皇家芭蕾舞团(Royal New Zealand Ballet,RNZB)为新西兰观众带来了一场年度大剧:莎士比亚的经典爱情故事《罗密欧与朱丽叶》。舞步迈开,让观众在旋转中穿越回文艺复兴时代。

而在这部新西兰皇家芭蕾舞团的年度大剧中,还有一位华人舞者,她的名字叫刘洋。

关于新西兰皇家芭蕾舞团

新西兰皇家芭蕾舞团是新西兰国家文化遗产中的瑰宝,亦是世界上最受欢迎的芭蕾舞团之一。曾多次赴欧美等国演出,2013年还曾登上中国国家大剧院的舞台。

新西兰皇家芭蕾舞团创立于1953年,创始人是丹麦皇家芭蕾舞团首席舞演员保罗·格莱特。而目前舞团总部就位于惠灵顿St James剧院中心。

新版《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演出,通过不同场景的巧妙转换利用舞蹈表演凸显出不同社会阶层的人物特征。上流社会舞会中的登堂入室,街头人群的熙熙攘攘,亲密友人的畅快相聚都通过演员们传神的表演和一流的舞技被一一呈现在舞台之上。

而新西兰皇家芭蕾舞团中,近年来也出现了几位华人面孔,刘洋就是其中之一。

(新西兰天维网)

(新西兰天维网)

来舞团快9年了,都成“老人”了

惠灵顿冬日里一个难得的阳光午后,刘洋带记者来到有舞团后厨房之称的某处咖啡馆,落座后的第一句话她就说:“真没想到自己会待这么久,快成舞团里的老人了。可能也是因为喜欢上了新西兰吧。”

“这里是除了我土生土长的祖国之外的第二个家。这里的人们朴实而热情,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有灵性,我很幸运能在这个美丽的地方舞蹈,”她说,“这8年多在新西兰皇家芭蕾舞团,参加了很多舞剧的演出,可以说是圆了我的芭蕾舞梦。”

那是一个周一,《罗密欧与朱丽叶》芭蕾舞剧刚刚结束了惠灵顿为期4天的公演,舞团放假一天。

“我们这个工作其实就是一份全职工作,每年有3大演出季,进行新西兰全国巡演,有时还会出国演出,而不演出的时候,就是每天到舞团排练,”刘洋不经意地讲述着,而对于芭蕾舞剧还处于门外汉阶段的记者来讲,似乎一扇新世界的大门正在悄然打开。

为什么会说自己成了团里的“老人”呢?记者好奇地问到。“其实芭蕾舞者的演艺生涯是有限的,尽管国外环境相对轻松,但许多年轻舞者也是希望在有限的艺术生涯里多一些体验的,所以,许多外国年轻人往往都是在一个舞团待上2-3年,然后就会换到其他国家,再待上几年,”刘洋介绍说,“所以舞团的流动性很大,每年都会举办全球招新活动。”

不聊不知道,原来芭蕾舞是有“全球通用语言”的,“芭蕾舞术语是以法语为基础的,全球专业芭蕾舞者学习的动作名词都是一样的,所以,即使不会当地语言,根本不影响跳舞本身,”刘洋继续说道,“这也是为什么芭蕾舞者全球流动性比较大,而我当时考取新西兰皇家芭蕾舞团时,英语也几乎是零基础的……”

果然艺术是相通的,舞蹈本身就是一种交流。

不凡的舞蹈之路

可能每一位芭蕾舞者都有自己不同寻常的经历,而不同的经历也会锻造出不同的人生。

与许多跳舞的孩子一样,刘洋很小就离家进入专业舞蹈学院学习。

(新西兰天维网)

那一年,刘洋只有9岁。

只身从河南许昌到北京舞蹈学院,“其实,能考上也是一种幸运,当时还是挺高兴的,只是那么小就要离开家,父母很舍不得,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爸爸流泪,”刘洋回忆道,“当时学校条件有限,冬天也只有冷水,手都冻得开裂了,年纪小,个子矮,洗衣服都只能站在凳子上才能够到水池……”

7年的全日制芭蕾舞训练为刘洋打下了坚实的基本功,毕业后,刘洋如愿加入了中国中央芭蕾舞团。

但伤痛几乎不可避免地成为每一位舞者绕不过去的“阻碍”。

2006年,刘洋打算进一步深造,可就在参加舞蹈专业研究生考试前一天,她在训练中不幸滑倒,右膝前交叉十字韧带断裂,必须马上手术……

本来明朗的前途一下子变得黯淡未卜,刘洋难免忧心忡忡。

“为了保证膝盖术后还能保持原来的灵活度,我必须在手术刚刚结束就开始康复训练,疼是必然的,”刘洋说,“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忍过来的……但也正是当时良好的恢复才保证了我现在还能舞蹈,所以我很感谢我的主治医生。”

(新西兰天维网)

为了疗伤,也为了与当时身处澳大利亚的男友相聚,顺便转换一下心情,刘洋在膝盖尚未痊愈的情况下前往了澳大利亚,而那里也再次刷新了她对芭蕾舞的认知。

“当地的一个芭蕾舞老师给了我很大的鼓励,也正是那位老师,鼓励我报考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芭蕾舞团,还积极帮我找各种资料,帮我恢复训练。”她说。

这可能是冥冥中的命运使然,“在原本订好的澳洲芭蕾舞团演出之前,我又一次受伤了,错失了机会,”刘洋表示,“新西兰芭蕾舞团几乎成了我最后的尝试,我已经跟当时还是男友的老公约定好,如果新西兰芭蕾舞团的考试也失败了,我就放弃自己的芭蕾梦。”

这一次,命运出现了反转,她在生命的转角处遇到了“新西兰皇家芭蕾舞团”。

从此,刘洋的舞蹈生涯得以延续,人生之路也在新西兰首都惠灵顿继续展开。

《罗密欧与朱丽叶》芭蕾舞剧幕后的故事

其实,舞团的生活是紧张而忙碌的。

平时,舞蹈演员们通过刻苦训练才最终为观众呈现出质量上乘的剧作。

“比如这部《罗密欧与朱丽叶》芭蕾舞剧排练期间,我们每天的生活也就是排练厅、舞台、家,三点一线,其实挺单调的。但也正是这样单一枯燥的模式,才能造就出在台上轻盈自由、翩翩起舞的我们,”刘洋介绍说,“这边与国内专业剧团不太一样,是没有固定的所谓男一号、女一号的,你可能什么角色都要饰演,所以什么内容的舞蹈都要适应。”

此次巡演的《罗密欧与朱丽叶》中,刘洋就要饰演4个不同的角色,“所以后台时间是非常紧张的,演完就要抓紧换装,准备下一个角色上场,整场演出3个小时,平均每个人都要跳1个多小时时间,体力消耗是非常大的,”她说,“所以,不用刻意控制饮食,根本都胖不起来。”

必须承认,自从记者被她带进咖啡厅并点了一个那么甜的蛋糕起,就一直被这个问题所困扰。现在,疑问终于得到了解答:“我们团的舞蹈演员基本都不刻意节食,也不忌口的,因为每天的演出和训练强度在那摆着的,想胖都难啊……”她说,“当然,许多舞团还是有饮食控制要求的。”

“还有一个小细节,我觉得国外的舞团做得十分细致,那就是服装等细节的流程管理,”刘洋表示,“我们有专人管理这些服装、道具,所有的东西都会在转场之前放到你专门的化妆台前。他们的表格做得非常详细,小到耳钉、项链,大到服装、衣帽,都有细致的场次规划,每一个角色的服装上还有每个人的名字,几乎不会出错。”

可能因为芭蕾舞这份职业的特殊性,“我们同事之间的关系也是非常亲密,就像兄弟姐妹,因为我们可能每年一半时间都是在外演出,大家跳舞时在一起,排练时也在一起,外地演出还生活在一起,所以互相感情亲密,相处得非常好,”刘洋说。

短暂的休息调整之后,舞团又要进入下一轮紧张的排练和演出了。

“虽说我们是每天演一场,但演出前都要全程走台,与乐队合练,就相当于又演了一场,”她说,“所以,所有的演出场次对于我们来说都是翻倍的。”

接下来,《罗密欧与朱丽叶》芭蕾舞剧会继续新西兰全国的巡演,奥克兰的演出时间为8月30日到9月3日。

新西兰从来不缺少人文关怀,这一次,在9月3日奥克兰的演出中,新西兰皇家芭蕾舞团还特别设置了为盲人和视障人士准备的演出,他们将与Auckland Live合作,结合声音的呈现,也为他们献礼。

全新版本的莎翁经典巨制,大幕正在徐徐拉开。

(责编:盛楚宜、雪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