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歌剧院投射赛马广告,引发经济收益与文化形象争论

2018年10月10日13:59  来源:环球网
 

【环球时报驻澳大利亚特派记者 刘天亮 10月9日电】悉尼歌剧院要变成“广告牌”,而且还是投射博彩业广告?随着州政府一声令下,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首府的标志性建筑悉尼歌剧院,定于9日晚在其帆船外墙上投射赛马比赛的广告。由于悉尼歌剧院是世界文化遗产,且在澳大利亚人心中具有特殊地位,州政府出于经济考量做出的这一决定引起巨大争议。据当地媒体报道,截至8日晚,已有超过20万民众在网上请愿反对这一做法。

计划在悉尼歌剧院投射广告的是新南威尔士赛马会目前正大力推广的“巅峰杯”赛事。这场赛事将于本周末拉开帷幕,且拥有目前世界上最高的1300万澳元总奖金规模。主办方的目标是与常年火爆澳大利亚甚至全球的“墨尔本杯”赛马活动一争高下,他们希望利用当地最瞩目的悉尼歌剧院进行赛事推广。然而,双方对具体的展示内容一直僵持不下。赛马会想利用广告时间进行排位抽签,但歌剧院方面只愿意展示不同颜色的骑师参赛服。

5日,一家悉尼电台邀请双方就广告一事进行辩论。歌剧院负责人路易斯·赫伦将赛马广告称为“不恰当的商业行为”,并表示有相关政策保护歌剧院的世界遗产地位。而该电台的明星主持人艾伦·琼斯则对赫伦进行攻击,称她本人才是悉尼歌剧院商业化的最大推手。琼斯还威胁说,若赫伦不同意广告要求,就要向新南威尔士州州长贝雷吉克利安打电话要求解雇她。同一天,新南威尔士州政府宣布介入,表示支持投放广告。赫伦被迫妥协,同意在歌剧院的帆船外墙上展示赛事的冠军奖杯、参赛马匹的排位号以及骑师参赛服的颜色。

政府强迫悉尼歌剧院投放赛马广告的决定,迅速在互联网以及澳大利亚全国各地引发争论。反对者除了在网上请愿“保护我们的歌剧院”,还计划于9日晚聚集在歌剧院,尝试用手电筒和手机灯光破坏“巅峰杯”的投影广告。

对于投放广告的决定,贝雷吉克利安解释说:“我们不会做任何有损于悉尼歌剧院作为标志性建筑的事,但对我们来说,推动那些为新南威尔士州带来就业和收入的活动也极为重要。”据悉,赛马的确为当地带来巨大经济社会效益。2017年第一届“巅峰杯”赛事吸引超过3万观众,赌马总金额超过7000万澳元。据估计,新南威尔士州有2.7万名全职员工靠赛马行业维持生计。

然而,很多专家却质疑称,这一决定涉嫌违反新南威尔士州的法律。该州国民信托保护主任格雷厄姆·昆特说,法律明确规定,将颜色和图像投射到帆墙上的举动应“仅限于特殊的、非商业性的短暂场合”。此前,悉尼歌剧院曾为澳洲沃勒比榄球队和澳洲板球队进行过推广。而州长贝雷吉克利安则表示,她已考虑所有意见,因此广告中“没有标志或名称,唯一有的是奖杯上的字”,这和过去的情况一样。据当地媒体报道,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一名发言人表示,已着手调查此事,但在搞清楚细节之前,不会做任何评论。

在地标性的文化遗产上为“赌马”做广告,除法律层面的问题,更多人担忧这将有损歌剧院的形象价值。悉尼市长克罗芙·摩尔称,州政府无视自己的政策让她感到震惊,“这是对澳大利亚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歌剧院进行公然商业化,就为了一个以恶性赌博和虐待动物而著称的行业”。摩尔还号召民众给州长写信表达抗议。悉尼歌剧院前首席执行官林奇也认为,推广赛马是对歌剧院帆墙的“粗鲁、不恰当和冒犯性使用”。

尽管此事属于州政府管辖范围,但也引起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层面的关注,并出现两种不同的观点。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是投放广告的支持者。“(赛马)是今年最大的事件之一,为什么不把它放到悉尼最大的‘广告牌’上?”反对党工党领导人肖顿则对莫里森将悉尼歌剧院视为“广告牌”的说法嗤之以鼻。他说:“对我而言,歌剧院代表了澳大利亚创造辉煌事物的能力。”但他拒绝回答是否应该允许投放广告。

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报道,悉尼歌剧院对澳大利亚的价值据估达46亿澳元。它对澳大利亚经济的直接和间接贡献每年约为2.6亿澳元,相当为旅游业创造约8500个全职工作机会。有人认为,歌剧院并不是一座象牙塔,应利用它创造更多价值。这些人称,尽管不建议将帆墙作为永久“广告牌”,但在某些情况下,可以并应该在有限的时间内利用帆墙以刺激经济和文化发展。但也有人担心,这种决定一旦开头,就会产生恶劣后果。曾参与悉尼歌剧院维修管理计划的建筑师克罗克认为,这次事件可能造成滑坡效应,使各类公司相信,可以利用歌剧院随心所欲地打广告。

(责编:盛楚宜、雪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