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专家:美国贸易逆差是结构性的 贸易战无法达到目的

王泉骄

2019年06月26日14:48  来源:人民网-国际频道
 

此前,美国总统特朗普多次批评世界贸易组织(WTO)“对美国不公”,并威胁称美国或将退出这一全球多边贸易机构。根据WTO争端解决机制,世界各国可通过其化解经济摩擦、维护自身正当权益。而此次美国在未经WTO授权情况下,对中国商品大规模加征关税,挑起与中方之间的贸易战。澳大利亚悉尼大学商学院中国工商管理学教授汉斯·杭智科(Hans Hendrischke)博士在接受人民网采访时指出,贸易战是美国经济想要与中国供应链“脱钩”的表现。

新南威尔士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史密夫斐尔中国国际商法与国际经济法(CIBEL)中心联合主任王恒在学校官网上发表了一篇名为《中美贸易战将如何影响澳大利亚》的文章。其中强调,从长期来看,贸易战未必是好消息。美国威胁要退出WTO,并阻止WTO上诉机构的司法任命,这是前所未有的。WTO和多边贸易体制的边缘化意味着WTO无法解决全球贸易争端。这将损害全球贸易体系的可预测性,并可能导致保护主义抬头,这对任何国家来说都不是好事。

杭智科指出,美国发起贸易战的既定目标是减少与中国的贸易逆差。美国的贸易逆差是结构性的,此次发起贸易战,只会将贸易逆差转移到其他国家,例如能够取代中国向美国出口产品的东南亚国家。

同时,贸易战可以吸引对美国的投资,包括美国海外投资流回内部,或外国投资者将生产转移到美国。杭智科认为,美国在获得新投资后,能增加的就业机会有限,美国国内生产量仍然无法取代当下与中国的大部分贸易量。

日前,包括沃尔玛和塔吉特等大型零售商在内的600多家美国公司签署联名信,呼吁特朗普停止加征关税的做法,认为贸易战升级将伤害美国家庭、就业和美国经济。杭智科也表示,商业影响将使美国人的生活成本上升。实现美国投资增加需要通过对中国进口产品加大关税来实现,而最终的关税由美国消费者支付,以创造保护主义壁垒。

杭智科分析道,目前美国为实现脱钩正在发起几个阶段的行动,首先是挑起关税战,接着是进行技术战,以降低中国在特定技术领域的影响力,例如美国对华为进行的“围堵”,最终阶段则是将中国排除在信息技术等供应链之外。

他认为,美国经济与中国的脱钩将对中国产生不利影响,美国意图将中国从一些先进技术和市场中排除,迫使中国寻找替代技术或替代市场。此外,其战略影响是通过迫使中国退出一些全球供应链,并阻碍中国融入仍受美国控制的先进全球市场,来减少中国在全球经济中发挥的作用。因生产减少或转移到海外,脱钩将在短期和长期内打击中国就业市场。

此外,贸易战对全球价值链的总体影响尚不可以完全预测,这将取决于行业和市场发展情况。例如,美国将在何种程度上将中国排除在亚洲和欧洲的国际供应链之外,或在何种程度上强制其他国家与中国脱钩,还未可知。

谈及中美贸易战对澳大利亚的影响,杭智科及王恒均表示,澳大利亚当然会受到全球经济活动下降的负面影响。而贸易战对澳大利亚的影响好坏参半,澳经济是否下滑取决于美国谈判中出现的贸易和供应链的变化。

(责编:王泉骄、雪萌)